油廠轉譯 - Representation of Refinery

作者:趙家亘  李毓微

前言

早在十九世紀工業革命以來,人類大量提煉黑金,敗城市發展需求所賜,各國不惜代價爭相瓜分來自地球彼端的異地資源,突如其來一場煉油產業官能症候群,意外地在工業化時代爆發蔓延,並顛覆了人類傲慢自大的大工業時代想像,然而煉油產業官能症候群儼然已成為一場世紀流感,至今,人類生活的都市環境如同流感爆發,受到煉油工廠帶來的嚴重惡耗。

在台灣,石油做為能源供給的主要源料,北高雄的中油後勁煉油廠可以說是陪伴台灣經濟發展下跨越時代洪流的象徵性土地,隨著時間的推進,煉油廠的歇業帶來了北高雄下一步的契機。

幅員廣闊的佔地幾乎足以形成一個自給自足的系統,為了建立未來良好的前景,土地的責任必須肩負著時間所造成的傷痕,自然生態系統的確立、遺留構造的價值、都市基礎的建構、土地使用的責任,著實是當下煉油工廠土地釋出後所必須面對的議題,此時此刻我們所面對的是在自然環境與城市發展間的來回拉扯,努力追尋一個可以在幾個世代後仍帶給人類舒適生活環境的遠見策略。

對此,我們以在地的生態指標<山羌>的習性,做為淺山生態的發展原則,希望在未來仍有舒適的自然環境供都市人喘息;而都市的發展,以生產做為設計的最高準則,生產糧食、生產能源、生產娛樂,保留土地過去能源生產的價值,提供可持續性的都市要素。

這片土地肩負的城市可持續性的關鍵,棕地再生不僅僅是轉移了過去工業化都市的廢棄土地,更是在身陷泥沼的惡劣環境下,找尋一個以時代傷痕為養分的另一個詮釋。

© 2020 第六屆景觀新秀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