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觀設計實踐中的分析圖解

作者:徐玉姈

 

景觀專業不斷地在複雜的語境中更新它的視野,隨著70年代之後抬頭的環境意識,在90年代以永續之名登上了攸關生存危機的新高度,景觀與生態結合的取向,討論人類與環境關係的議題風靡了20世紀末的景觀設計,美學的過程與生產,審美的標準因而起了變化。

面對環境的複雜度,景觀等空間專業更廣泛地的跨越學科限制、利用更多的分析指標找到最適化方案的工作過程,被視為面對社會變化與關注生態的積極手法,在這種趨勢下,尋求理解複雜關係,呈現複雜因子間互動性之描述性景觀成為當代設計表達的關鍵。

將景觀視為媒介而非結果,使得景觀成為一個非固定性的動態詞彙,自身一直與世界現象交織變化,規劃與干預措施所牽涉的尺度範圍不斷擴展,景觀形式背後多層次的、具時間性的以及涵容社會文化意義的表達,開始比形式本身更受注目,傳統形式邏輯已難以駕馭龐雜的信息,景觀設計實踐中的圖解日益需要藉由數據支持的圖示表現來完成,分析的過程與產出成為設計專業新的思維與技能。

James Corner(詹姆斯.科納)曾在討論再現與景觀的文章中指出,再現既是一種分析,也是一種衍生。分析圖式解釋了基地關係與所面臨的當代條件,它們在干預策略上成為啟發思考、組織空間的關鍵。2001年Field Operation團隊的Fresh kill競圖案圖示廣為周知後,分析圖作為解釋複雜的時空結構等現象的技術更加應用在景觀設計教學中,已經嵌入教育和實踐的不同層面。然而,在製作以及解釋這些圖示的過程中,將抽象的資料感知化、將感知的經驗抽象化的雙重過程裡,分離與重組的不斷循環式的挖掘視野,成為分析圖示是否能有效衍生設計的重點之一。然而,借助一系列的分析圖示來推斷景觀基地關係與當代條件,作為景觀結果的依據,並非是想當然爾的結果。在偶然的、不斷發展以及不確定的開放程度中,在具體化為有限的、且經常是視覺優先的三維空間過程中,以分析圖示衍生設計仍然存在問題,亦即,設計者對資料的理解與特定選擇影響了景觀結果,當前大量且華麗的分析圖示所架起的思維橋梁,無論在理論與實踐上,仍需要認識論上的批判。

 

© 2020 第六屆景觀新秀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