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it Blanche 白晝之夜

作者:許晉誌

「Nuit Blanche 白晝之夜」是全球的夜間城市藝術祭,2002 年創始於法國巴黎,在 10 月第一個週六跨夜舉行,寫稿的這個晚上10月6日,臺北市將在中山北路再次舉辦第三次的白晝之夜。 過往兩屆的白晝之夜活動, 吸引數以萬計的臺北市民走入街道,瞭解都市,並且感受夜晚城市空間的美好。更重要的是藝術介入空間及展演,使得空間更有魅力,  讓整個臺北化身成一夜限定的超大美術館和遊樂場, 同時結合年輕社群的力量, 創造出一場氣勢宏大的文化運動,帶領市民願意走出戶外,與空間對話。

​白晝之夜(台北市文化局提供)

為什麼走出戶外來「使用」甚至「佔領」空間很重要,這是一個關鍵問題。因為很多生活在臺北的人絕少在城市步行, 人們與臺北的接觸與對話其實少得可憐。創始於法國的白晝之夜,是一個國際性的夜間藝術祭,已經有120個國家參與。它有三個特色:免費參加、跨夜舉辦、以及由下而上的公民參與。是一場結合市區建築特色與在地文化的國際藝術慶典。在活動的那一、兩個晚上,城市裡的藝術家和國際藝術家都會聚集起來秀出能量, 民眾們也可以自由地在街頭,不受限制地表現、互相學習,解放城市空間,如同停車場公園日(Park(ing) day)是一年一度的世界性活動, 鼓勵當地人在城市裡回收停車空間, 休息、放鬆和玩耍。嘗試由相對溫和的藝術介入改變城市想像、結構和使用公共空間的方式,重新思考汽車在城市的主導地位及反饋。

 

第一年的臺北白晝之夜,其策展背景以舊市中心為舞臺, 北門周邊場域街區為主,沿著歷史悠久的迪化街市,漫步到具有濃厚特色的重慶南路-書店街,駐足於二二八和平公園與國立臺灣博物館。去年的白晝之夜則移師臺北公館,展演路線由臺大校園、 羅斯福路到客家文化主題公園。藉由白晝之夜, 以跨界藝術與前衛科技結合,讓過去的地景跨越時空,琢磨著歷史意義,讓群眾穿梭臺北市政治、文化、歷史、產業,老臺北的共同記憶,透過藝術展現出臺北兼具傳統與都會的魅力。

​北門周遭另一種空間使用的想像(衍序規劃設計提供)

儘管白晝之夜廣受歡迎,也是成功的案例, 然而我們仍然需要思考,都市中大型活動的公共性,其本質為何?城市的大型藝術活動不僅提供藝術家發揮的舞台空間、創造市民與遊客親近文化藝術的機會,更能打造魅力形象,作為城市行銷的策略與亮點, 該如何兼顧在地性與藝術性等元素,策辦一場大型藝術活動?其重點不在什麼樣的藝術置入或是演出,而是重新認識自己所生活的城市,更是對空間的彈性與多元滲透有極大的感受,至少讓人理解:原來一個城市若對公眾做出友善的大量開放,會是什麼樣的情境。這樣情境的展示,其意義遠大於看到任何單一精彩的作品演出或展示。

國立臺灣博物館化身為展演空間(衍序規劃設計提供)

街道人行道也是表演場(衍序規劃設計提供)

這些熱鬧的活動,的確讓舊城區及公館有個熱鬧的夜晚,一整晚有許多人群在城市空間中流動,對臺北市民來說,這的確是免費享受藝文活動的一晚,並且用輕鬆步行的方式,熱鬧感受了平常被道路切割的臺北都市空間。

 

然而連續兩年的白晝之夜,除了表演藝術與空間被打開以外,或許我們該想想,為什麼巴黎版的「白晝之夜」會選擇以當代藝術作為打破公共空間的方式,來解放都市空間?當代藝術本身與基地獨特性的深刻連結,才是真正打開公共空間以後的體驗,如此一來,這樣的當代藝術作品與體驗都市空間的對話,才有可能讓市民領悟到不同過往的都市公共空間的變化,而非只是另一個臨時性的超級大秀而已。

 

台北的「白晝之夜」已經成功帶出人潮,接下來應該回到認識城市的本質, 維護好臺北歷史文化資產,在傳統文化中找尋屬於臺灣特有的文化氛圍,在臺北仍有屬於宗教文化的夜間活動,如艋舺青山宮的暗訪遶境、大龍峒保安宮的放火獅、內湖福德祠夜弄土地公,只要符合時代潮流,導入當代藝術創作及城市空間再體驗,結合社群力量的企劃與推廣。因此臺灣仍需要更多「發現」在地的活動去認識都市,使其變得更有活力。

國立台灣大學夜晚論壇舉行(衍序規劃設計提供)

© 2020 景觀聯展小組6th

​景觀新秀展地址:台北市信義區光復南路松山文創園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