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之美

作者: 羅仁豪

撰寫日期: 2021 / 03 /24

多年來,看著學生們於設計中詮釋著景觀之美,一方面努力思考如何保護環境,而另一方面卻又為民眾的可及性提升苦惱,也因此人類與生態環境間之共融,時常在圖面中上演矛盾的互動,大家辛苦了。

其實,這不只是學生時代痛苦的難題,身處資訊爆炸之網路時代,的確對我們環境帶來或多或少的困擾與負擔。 試想,你...是否嘗試查閱過 「...的私密景點」 或「不為人知的夢幻秘境」,每當看到諸多地名冠上了這沉重的尊稱,心中淡淡酸楚也彷彿預知了這些秘密美景的未來。

我們所謂的生態環境賦予景觀多元之美,的確帶給我們身心靈的淨化與休養,且同時也蘊含著強大的供給力與恢復力;只是,渺小人類的破壞力遠超過環境負荷量,當承載力逐漸弱化,其生態環境影響之層面是無法估算的。還記得古人說過的一句話,「只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雖寓意不盡相同,但卻也著實能夠表達本文想傳達的觀點。

景觀美學,通常可用五感來體會,視覺、嗅覺、聽覺這些帶來主要感知的關鍵,皆不一定需透過緊密的碰觸來獲取心靈層面上之回饋;讓我們回想老師曾提到的名詞「緩衝帶」,或許在設計圖上是個不起眼的詞彙,更是微不足道之空間環境,但有了他,卻能有效舒緩人與環境的緊張關係,就如同湖中總會設計生態小島,好讓湖中之水成為岸邊人們與小島生態最佳屏障。也因此,不要忽視「緩衝帶」在自然生態中設計上之價值,也應有如何讓緩衝帶成為設計中不可或缺元素的能力;他可以是柔軟的草地、有層次的復層植栽、隱性的距離,甚至具美感之一切。最重要的是,能讓民眾或使用者體會到人與環境間,距離的美感。

緩衝帶,可以為人類與人類(動、靜空間之和諧) ;人類與自然環境(如:氣味過濾,保育保護空間之界定等);設施與生態(如:石虎路殺事件);物種與物種(如:狗與貓不近相容),提供彼此間距離的美感,相互共存共榮,雖有影響卻能在一定平衡下穩定的延續,這就是緩衝帶該在環境中扮演的重要角色,也正是各位同學未來於生態環境設計中,必須面對與執行的課題。

筆者在這所提的距離之美,是希望能藉由軟性或自然元素納入設計,讓緩衝帶拖開兩者間的「空間距離」,藉以相互認知與欣賞了解;而最不願看到的距離之美,是最終成為了「時間距離」,讓我們或後代只能在電視上欣賞著過往曾經存在過的美麗風貌,恭喜各位即將畢業,也希望帶著守護環境永續之心,接續啟航,祝福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