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抗與傳承

作者: 蘇 弘

撰寫日期: 2020 / 12 / 23

以「同意」 進行抵抗、「不同意」 作為傳承

 

創造力? 也許我們會上網查「創造力」,畢竟我們習慣接收網路給予的資訊,習慣得到答案,似乎再也不用思考「同意 - 不同意」這種事。然後很沒有創造力的是: 這些梳理有致的知識不只使人變得聰明,同時也讓人更遲鈍。

 

景觀總是漂泊於建築與環境、內部與外部、美觀與生態、調查與創作、人為與天然... 又總是依順服從於眾人的需求與喜好、基地的條件與限制、歷史的束縛與傳承... 之間,在這些不斷交互的人、事、物中周旋協調,究竟該如何獨立的做出自己的決定? 畢竟我們終歸孤獨,設計如同描繪自己的軌跡,在樣板與風格之中,一個人,找得到自己嗎? 還需要創造力嗎?

 

大家都期許更好的未來,然而更好來自於改變,就是在習以為常的安適日子中注入批判與行動的決心。未來經由嘗試可以不同,選擇採取不一樣的方法、不一樣的事物、不一樣的行動… 在生活之中逐步建立,不論是同意或不同意,如此辯證自身的勇氣真正的連接也開創了我們的過去與未來。

 

雖然課業很重、壓力很大、意見很多又時間緊迫,我們依然凝神,安靜的畫下每一條線,因為創造力潛藏其中,線條就是意志,火也燒不去。這正是一種行動: 線條創造空間、空間激盪活動、事件沉澱記憶,當沉默歌唱,設計讓我們透過創造探索未知。所以,與其乖乖就範的照單全收或著學會照本宣科,不如就以「同意」 進行抵抗、「不同意」 作為傳承,透過創造力在漂泊不定的景觀中辯證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