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需要地景建築師

戴永禔

    這是中原大學「景觀學系」正名為「地景建築學系」後第一次的畢展相關活動。Landscape Architecture 是全球學術界裡頗有歷史的專業分工,但因為翻譯的偏差,使得在台灣這群專業人士需要不停地自我重新界定,而陷入對他人一再說明何謂「景觀」的困境,最大的問題就來自原詞中的Land不見了。

    NBA新秀展演的場地是籃球場,地景建築新秀們的展場卻是有真實的人生活其間的地方。這也是為什麼本系從大一起,採取「體驗式」學習的教育方法,且以參與式設計(或稱民主設計,請參閱Randy Hester 的著作)為主要的設計方法。無論是大樹教室、環境體驗、下鄉活動等都是直接接觸到當地的人、事、物,而不再只有課本、講義、圖紙、幻燈片,與過去行之有年的基礎設計課程有著非常大的差異。套句當時的系主任喻肇青教授的說法:「先把腦袋弄對才不會都做僵化的設計」。如何真誠的面對土地與人就成為我們最核心的價值觀。

    台灣建築學的發展,由建築工程學起始,空間、歷史、社會、美學一直是建築學的重要議題,這一世紀以來環境與經濟方面也逐漸被重視,綠色基盤建設、地景經營等遂為迫切的新興課題。有關地景建築師的養成,我認為畢業設計課程有兩個重點,一是總結並展現在大學的學習成果;二是為自己的未來尋求一條可行的道路。我指導的學生們剛完成了畢評初評,準備處理山坡地使用之永續實踐課題。一路從環境需求的瞭解、基地觀察、建立設計命題、提出設計構想到解決方案。被考驗的就是要展現四年所學,包含必、選修課程中的各項基本功夫,並且由「本我」出發來思索與「群體」、與「環境」之間的關聯性,來找到一種實踐終極關懷與安身立命的途徑。

所以,台灣此刻面對各種環境的壓力與災變,而地景建築師正擔負了時代的使命。